002213银轮实业诉讼独角戏意在避税?

  • 时间:
  • 浏览:16
明修栈道002213,暗度陈仓。11月13日,银轮股份(002126.SZ)公告宣布,大股东浙江银轮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2213下称银轮实业)的股权结构发生巨变。
137名自然人股东通过诉状,以“股权纠纷”为由,将3353002213万股银轮股份,从银轮实业的手中拿回自己的账户。
蹊跷的是,137名股东中的数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对002213上述诉讼的具体内容并不知情。
打官司的人不知道打官司的具体内容,银轮股份怪异诉讼案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诉讼独角戏
上周末,银轮股份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上半年,许绪武等137名股东即要求银轮实业为其办理股权变更手续,并向天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经法院调解,今年5月28日,上述137名股东与银轮实业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但银轮实业未能在双方约定的2个工作日内完成股权转让。
上述137名股东申请法院给予强制执行,前述诉讼请求才得以实现。由此,银轮实业持股由4900万股降至1547万股,持股比例也由49%降至15.47%。
有意思的是,137名股东中,除76名股东已从银轮股份离职或退休外(部分为继承所得),其余61名参与诉讼的股东,尚在上市公司任职。其中002213包括银轮股份工程部部长、制造部副部长、市场部副部长、副总工程师、质量总监和总经理助理等20余中高层人员。
至此,问题似乎变得有意思了——银轮股份中高管人员缘何率领普通员工,将公司大股东告上法庭?
“我没有参与诉讼,谁牵头也不清楚,是看了公告才知道。”11月17日,一位已从银轮股份离职的银轮实业股东说。
“股份今天已到我户头上,本来说周一就到账。”17日,一位称已拿到银轮股份股票的股东透露,137名股东的股票账户都是公司统一办理,“之前接到股份公司电话,把身份证上交再填表就行了。”
对于这起连部分当事人都不知情的神秘案件,参与具体办理的天台县法院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讳莫如深。
负责落实银轮实业股权纠纷案执行情况的一位法院工作人员,得知本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表示:“这些情况我们不知道,也不方便说”,随后立即挂断电话。
避税2.56亿?
相关资料显示,银轮实业总股本1400万股,发起设立时由350名自然人以现金出资认购。
实际上,银轮实业原为银轮股份公司工会,该工会由银轮股份职工以改制过程中买断工龄所形成的安置费出资设立。上市前为规范职工持股情况,该工会最终整体改制为银轮实业。
2006年11月15日至19日,205名自然人股东将持有的合计268.6万股银轮实业转让给58名自然人,银轮实业形成145人自然人股东的股权结构。上述145名自然人通过银轮实业间接持有银轮股份4900万股。而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其中的137人将直接拥有对应的3353万股。
“这种诉讼应该是双方沟通好,故意演的双簧,目的就是为了避税。”11月15日.上海某家券商的投行部负责人认为。
据其分析,按一般途径,银轮实业股东兑现股权收益,首先是银轮实业减持,然后向自然人股东实施分红,“这样,银轮实业先要缴纳企业所得税,分给个人后还要缴纳个人所得税。”
记者从上海浦东税务局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如此操作的纳税比例为,“企业所得税25%,个人所得税20%”。
“通过仲裁,银轮实业可以成本价把股权过户给自然人,这样就不需要缴纳企业所得税,而银轮实业股东们只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就能兑现股权收益。”前述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坦言。
事实上,银轮股份相关公告均未提及关键的股权定价信息,但关于避税的说法,却已为部分银轮实业股东证实。
“好像主要是20%多所得税的问题,如果实业公司拿着卖,我们就要交两道税,现在直接分到个人名下,就不用交企业所得税了。”一名银轮实业股东透露。
资料显示,银轮股份设立时银轮实业的出资仅700万元。据前述投行人士测算,按这一成本价计算,137名股东的持股成本只有479万元左右。
按《执行裁定书》下达日银轮股份30.70元/股的收盘价计算,137名股东持有的3353万股市值达10.29亿元,这些股东的原始出资增值213.90倍。
据前述投行人士测算,如果上述股权由银轮实业直接减持,公司方面需要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将高达2.56亿元,“一纸法院强制裁定书无形之中就可以帮助银轮实业省下这笔巨额税款。”
“这个数字是按原始出资的价格算的,如果执行的价格不是这个,就得另外再算。”上述投行人士强调。
“具体价格我们公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里都有,你可查一下。”11月17日,银轮股份董秘陶岳铮如此回复,但记者在上述报告书中并没有找到相关价格信息。
陶随后致电记者称,价格在上述公告附件中,但交易所未公布。记者追问这一属于披露范围的关键价格信息,及关于公司的避税传闻时,陶岳铮并没有直言相告。